<strike id="1zztt"></strike>
<progress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/video></progress>
<ruby id="1zztt"><dl id="1zztt"></dl></ruby>
<th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strike id="1zztt"></strike></video></th>
<span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strike id="1zztt"></strike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strike id="1zztt"></strike></video></th><span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strike id="1zztt"></strike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1zztt"></th><span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strike id="1zztt"></strike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ruby id="1zztt"></ruby></video></strike>
<th id="1zztt"><noframes id="1zztt"><span id="1zztt"></span>
<th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span id="1zztt"></span></video></th>
<span id="1zztt"></span>
<span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span id="1zztt"></span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1zztt"><noframes id="1zztt"><span id="1zztt"></span> <span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span id="1zztt"></span></video></span>
<del id="1zztt"><i id="1zztt"><cite id="1zztt"></cite></i></del><span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strike id="1zztt"></strike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/video></strike><th id="1zztt"></th><video id="1zztt"><th id="1zztt"><dl id="1zztt"></dl></th></video><progress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/video></progress>
<span id="1zztt"></span>
<strike id="1zztt"></strike>
<strike id="1zztt"></strike>
<ruby id="1zztt"></ruby>
<span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1zztt"><noframes id="1zztt"><span id="1zztt"></span>
<cite id="1zztt"><i id="1zztt"><cite id="1zztt"></cite></i></cite>
<menuitem id="1zztt"><var id="1zztt"><listing id="1zztt"></listing></var></menuitem><ruby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ruby id="1zztt"></ruby></video></ruby><span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/video></span><th id="1zztt"></th><th id="1zztt"><noframes id="1zztt">
<span id="1zztt"></span>
<strike id="1zztt"></strike>
<strike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/video></strike>
<span id="1zztt"></span>
<th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/video></th>
<menuitem id="1zztt"><var id="1zztt"><listing id="1zztt"></listing></var></menuitem>
<th id="1zztt"></th>
<strike id="1zztt"></strike>
 
400-049-8099
CONTACT
秦陽明周易網
您當前的位置:

靈探秦先生之順義白毛僵尸(上)

我曾去過這個世界上許多詭異的地方,也曾見過諸多你從未見過的景象,眼見不一定為實,耳聽不一定為虛,跟我來!我將帶你一起去探索那些靈異背后,不為人知的“秘密”..

秦陽明

萬法皆空,唯有因果不空。善有善報,惡有惡報,自古以來,莫不如此。很多事件,之所以解釋不清,是不了解真相。

前言

錯生錯死之人有著錯亂的人生,往往成為陰陽同生之人。

解釋一下,就是女人會生出男人的器官,而男人也會長出女人的器官,雌雄同體。

因為他們本是龍鳳之胎(兄妹或是姐弟),但在受到某些疾病、飲食等影響,母體基因發生突變,導致胎兒也發生巨變,其中發育較好的胎兒會吸食弱者的能量,導致其中一個發育不能正常進行,從而停育壞死。

說白了就是,哥哥把妹妹“吃了”或是姐姐把弟弟“吃了”。

這個有點殘忍,就像動物界生性好殺,為了生存下去,其中一個必須得變成“口糧”、養分。

所以,母親應該在預產期生出兩個孩子,一男一女,而現在卻變成了一個健康的活胎和一個萎縮的死胎。

那他們的命運,在這一刻也將發生變化,不該出生的人在這時間出生了,當他們老了,不該死亡的時間卻又死了。

因為那個時間有可能本是哥哥出生哥哥死亡,而妹妹卻“代替”了。

哎,我先喝口水,解釋這樣的問題復雜死了……相傳這樣的人一生必犯孤、獨、鰥、寡、殘,不得善終,而且死后必須擇日火化不得土葬,否則必成僵尸,為禍一方,今天我們說的就和這件事有關…

順義區,隸屬于北京市東北方向,八卦中屬于艮位。

距市區30千米,北鄰懷柔區、密云區,東界平谷區,南與通州區、河北省三河市接壤,西南、西與昌平區、朝陽區隔溫榆河為界。

介于北緯40°00'—40°18',東經116°28'—116°58'之間,境域東西長45千米,南北寬30千米,總面積1021平方千米。

在這里,有一個鮮為人知的小村莊——北石槽,我的一位朋友大劉(化名)就住在這里。

大劉長了一張國字臉,大大的眼睛,厚厚的嘴唇,身體也很結實,1.85米左右的個子,要不是左臉有一塊巴掌大的黑色胎記,應該也是一個比較標志的小伙子。

也許就是因為這個缺陷吧,三十好幾了,還沒有談過女朋友,而且性格有些內向,話也很少。

認識他也很偶然,我的一個老客戶陳總,開了一個很不錯的私房餐廳,味道獨特,菜品也很新穎。

為了保質保量,就在北石槽圈了一塊地弄了幾個大棚,里邊種了很多蔬菜、水果,也養了一些家禽。

用他的話來講,自產自銷,安全放心。

大劉呢,就是負責種植和養殖這片農場的“主力”。

陳總經常帶我來這里采摘,每次都是由大劉幫我負責裝箱,別看他長了雙粗糙大大的手掌,干起活來倒是很細致靈巧,每次都打包的井井有條。

一來二去,我們也就熟了,讓我對大劉也有些了解……他是個苦命的孩子,家里的獨子,三代單傳。

爺爺走得早,奶奶二十幾歲就守了寡。

爸爸是跑長途運輸的貨車司機,在他很小的時候出了車禍,撒手人寰,母親也就改了嫁。

繼父覺得他長得丑,又不會說好聽的,經常對他拳打腳踢,有時還不給飯吃。飽受“不幸”的他,趁家人睡著的時候一路跑回了奶奶家,從此兩人過起了相依為命的生活。

真有錯生錯死之人?

有一天,農場要改造并加蓋幾排房子,我來幫忙指導。

忙乎了一上午,可算完事了。

我來到樹下的座椅休息,大劉就急忙端來了茶壺茶碗,斟滿一碗清香怡人的大紅袍雙手遞到了我手里。

“秦老師,我能不能請教您一個問題”?

我接過茶,笑了笑“說吧”。

他聲音不大說道:“您聽說過陰陽同體,錯生錯死之人嗎”?

我剛呷了一口茶,還沒下咽,差點一口水噴了出來。

但咱是老師,不能跌面啊?

迅速恢復了平靜,吹了吹碗里的茶水,道貌岸然地問道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”?

大劉低下頭,沉默了一下說道“是我奶奶”“你奶奶?”…..

大劉的奶奶姓張(我們就叫她張氏吧),是土生土長的順義河北村的人,經人介紹,在20出頭的時候就嫁給了大劉的爺爺。

大劉的爺爺家里很窮,父母死的早,四十好幾了,家里也只有那一畝三分地和兩家破瓦房。

可為什么這么一個黃花大閨女就這么嫁給了一個邋遢“老頭子”呢?

原來,大劉的奶奶自小女生男相大手大腳,渾身毛發極重,16歲之后竟然還生出了胡須,說話嗡嗡作響有如男人,而且雖然生得女兒之身卻長出了男兒的器官,被當地人稱為“怪胎”。

張氏的父母驚恐異常,早期便找過村里一個有名的王姓風水先生詢問。

先生掐指一算,瞇著眼說道“你家祖墳勢處低洼,常年雨水入槽,導致祖墳左側堪塌,形成右高左低白虎壓龍之形,想必今后必多女少男,絕男損丁之象懷龍鳳,必女生男殤、陰陽貫體”。

張氏的母親聽后兩眼發黑,有如晴天霹靂差點暈死過去……原來她身懷本是龍鳳之胎,經中醫號脈后一家人大喜過望。

誰知分娩之日,男死女活。而且男胎萎縮,有如枯柴。

張氏的母親頓了頓,便把當時情況告知了風水先生,先生端起左手在無名指和中指上一掐,繼續說道“此娃七歲之前務必認石為父、樹為母,而且二十八歲之前不要出嫁,否則必犯鰥寡”。

而張氏從小就受到親朋的歧視,家人也把她當成累贅,所以并未聽取先生意見,二十出頭,家人就趕緊把她“甩”給了大劉的爺爺。

大劉繼續問道:“秦老師您看,我奶奶嫁給爺爺后,我爸爸出生沒多久爺爺就走了,后來又輪到了我父親”。

大劉哽咽了一下繼續說:“我和奶奶的感情很好,從小也是奶奶帶大的,雖然奶奶身上有很多的異樣,但是她是我唯一的親人了,我真的想知道這個說法是不是真的”!

我立馬進入了沉思:在我很小的時候,也聽我的祖父講過這樣的命格,而且這樣的人一生命運坎坷離奇,我自己親身經歷還是頭一回。

我始終認為事出必有原由,在沒有調查清楚之前,我不能以訛傳訛。

而在“麻衣神相”中確實記載過,如果女生男相或聲粗如夫,必會妻奪夫權、傷夫克子

可是,這話我也不能說呀!還好大劉是隔輩,對他并無大礙,而且他左臉生有一塊烏黑胎記且色澤艷明,雖然看起來丑陋一些,但實屬青龍獻瑞之象(這樣的面相只要與人為和,必有善終)。

我清了清嗓子安慰他:“你不要胡亂猜測,這只是一些傳聞和基因突變罷了,在西方國家有很多這樣的人體異變,聽說前納粹黨的領袖希特勒就是這樣。

你和奶奶都是老實本分的人,但是天有不測風云,生老病死乃為世間常理。

你只要心存善念,好好做人,一定會無成有終”。

大劉聽后,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。

但是在我的心里卻想,有機會一定要去見一見大劉的奶奶…

【奶奶變成了僵尸?】

時間過得真快,轉眼幾年的時間過去了,因為工作繁忙,這件事情也就被我慢慢地遺忘了。

突然有一天清晨,我被一陣陣急促的電話鈴聲吵醒。

一個看似熟悉又陌生的電話號碼浮現在手機屏幕上。

我接起電話,對面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:是秦老師嗎,實在不好意思,這么早打擾您。我是大劉,我家出大事了!我奶奶!她,成了僵尸…..

原來這個大事,就是大劉的奶奶!大劉的奶奶張氏在前不久去世了。

2012年3月2日那天,張氏突然在家昏倒,大劉下班回來后才發現,便急忙將老人送往醫院。

可是到了醫院,大夫說是腦出血,太遲了。

因為身在農村,家里還有幾畝荒地,并且大劉的爺爺和爸爸也都葬在自家地里,就還是按照了當地風俗合墳,實行了土葬。

據說下葬的日子,也是找了當地有名的風水先生,王先生的后人(也做了風水先生)選的日子。

下葬當天,風和日麗。

除了天上打了幾聲干雷,也并無大事,還算是順利。

可就是這樣,還是出事了…..

據大劉闡述,和他相依為命的奶奶還是走了。

村長看他家人丁稀薄,就選了幾個小伙子幫他家料理后事,但是大劉悲痛萬分,還是親自為奶奶守了7天大夜。

安葬過后,大劉恍惚的回到家中,胡亂吃了幾口東西倒頭便睡了。

他,太累了。

  


全國免費熱線
400-049-8099
20选5开奖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