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trike id="1zztt"></strike>
<progress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/video></progress>
<ruby id="1zztt"><dl id="1zztt"></dl></ruby>
<th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strike id="1zztt"></strike></video></th>
<span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strike id="1zztt"></strike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strike id="1zztt"></strike></video></th><span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strike id="1zztt"></strike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1zztt"></th><span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strike id="1zztt"></strike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ruby id="1zztt"></ruby></video></strike>
<th id="1zztt"><noframes id="1zztt"><span id="1zztt"></span>
<th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span id="1zztt"></span></video></th>
<span id="1zztt"></span>
<span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span id="1zztt"></span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1zztt"><noframes id="1zztt"><span id="1zztt"></span> <span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span id="1zztt"></span></video></span>
<del id="1zztt"><i id="1zztt"><cite id="1zztt"></cite></i></del><span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strike id="1zztt"></strike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/video></strike><th id="1zztt"></th><video id="1zztt"><th id="1zztt"><dl id="1zztt"></dl></th></video><progress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/video></progress>
<span id="1zztt"></span>
<strike id="1zztt"></strike>
<strike id="1zztt"></strike>
<ruby id="1zztt"></ruby>
<span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1zztt"><noframes id="1zztt"><span id="1zztt"></span>
<cite id="1zztt"><i id="1zztt"><cite id="1zztt"></cite></i></cite>
<menuitem id="1zztt"><var id="1zztt"><listing id="1zztt"></listing></var></menuitem><ruby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ruby id="1zztt"></ruby></video></ruby><span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/video></span><th id="1zztt"></th><th id="1zztt"><noframes id="1zztt">
<span id="1zztt"></span>
<strike id="1zztt"></strike>
<strike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/video></strike>
<span id="1zztt"></span>
<th id="1zztt"><video id="1zztt"></video></th>
<menuitem id="1zztt"><var id="1zztt"><listing id="1zztt"></listing></var></menuitem>
<th id="1zztt"></th>
<strike id="1zztt"></strike>
 
400-049-8099
CONTACT
秦陽明周易網
您當前的位置:

靈探秦先生之順義白毛僵尸(下)

我曾去過這個世界上許多詭異的地方,也曾見過諸多你從未見過的景象,眼見不一定為實,耳聽不一定為虛,跟我來!我將帶你一起去探索那些靈異背后,不為人知的“秘密”..

秦陽明

萬法皆空,唯有因果不空。善有善報,惡有惡報,自古以來,莫不如此。很多事件,之所以解釋不清,是不了解真相。

【點擊看上回】

昨晚半夜,下了一場暴雨,農村的小路泥濘不堪,我趕到大劉家的時候已經上午九點多了。

這時候,他家的院子里也已經匯集了不少“熱心”的村民了。

我發現,原來的那兩間破瓦房,已經翻新了,而且院子里的泥土地,也抹成了水泥地面了,看來大劉這幾年還是有些工作“成績”的。

我正在想著,突然聽到人群里傳來了一個中年左右的男人聲音:“我警告過你,讓你把她火化,你就是不聽!這下好了吧,全村都要遭殃了!”

順著聲勢,我看見大劉在幾個好心村民的攙扶下,正四仰八叉,“葛優躺”的姿勢在自家的窗戶跟下,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正在訓斥著他。

出于職業習慣,我粗略的打量了一下大劉,雖然幾年沒見了,但他還是著裝樸實,憨憨的樣子。

他看見我來了,眼睛頓時閃爍出了光芒,剛要起身,我給了他一個別動的手勢,便朝張氏走了過去…

【張氏的真實死因】

此時的張氏耷拉著腦袋,正臥靠在自家院子西南角的棗樹下。

張氏兩次“破土而出”,再加上已經死亡將近半個月了,身上已經多處潰爛,并散發出陣陣令人作嘔的惡臭味道。

還好現在是初春,北方的天氣并沒有那么熱,身體腐爛的程度沒有那么快。我帶好事先準備好的口罩和手套蹲在張氏面前。

我左手緩緩的托起張氏的下額,仔細觀察著張氏的鼻孔、耳孔,里邊都有滲血的痕跡,不過現在已經結成血痂

我用右手撥開她的眼皮,白眼球通紅,也出現了充血狀況,這應該就是正常的腦出血死亡。

“腦出血”是一種常見性疾病,大部分都是由大腦中的動脈血管(豆紋動脈)破裂而造成的,該動脈管腔較細,受到高壓時容易破裂出血,如醫治不及時,死亡率非常高,老人和血壓較高的人群發病率極高。出血后,血液會隨著面部有孔部分(一般是指五官)外滲出來。

我拿出放大鏡仔細的觀察著,生怕漏掉一點線索。

面部、手指、胳膊、腿部、鞋子等,從頭到腳,覺得沒有任何遺漏的時候,我才回頭看了看大劉。

這時的大劉,也好像緩和了一些。

他直了直腰剛想站起來,我突然厲聲說道“別動”!“你今天早上出去了”?

大劉被嚇了一跳,一臉茫然的看著我,搖了搖頭。

看他這個表情我真的哭笑不得,起身快步走了過去,一把將他拉了起來。“走吧,帶我去看看墓地”!

大劉的奶奶就下葬在自家的田地里,這是在農村里最常見的一種方式。

第一,農村沒有閑置的土地修公墓,第二,自家的地不花錢,而且想怎么葬都可以,沒人管。

沿途的路上,我仔細觀察了一下這片土地,方方正正大概有個四、五畝,前后左右也都有田地,但都是別人家的。

有的還在耕作,有的也已經荒廢了,和普通農田并無兩樣。

一眼望去,四周也并無山勢水源。

很多人會以為,只有在山水之間的地方才能生成龍脈,畢竟尋龍點穴要先觀四項:龍、穴、砂、水

其實不然,古人以宏偉的山勢為“龍”,而龍,又可分為真龍、假龍,顯龍和潛龍。龍脈連綿起伏、走勢不定,可入海、可落地(地殼變遷,山勢下沉于地表)。

尋龍分金定穴,就以潛龍最為復雜,又稱為:“平地拔龍”。

不但需要消耗大量的時間來鑒別地表微弱的高低變化、土壤的硬度和質感,還要觀察土表的色澤。

一般來講,龍脈結穴的地方都會有五色土的出現,環環相套各色不同,又稱“太極暈”。

不過話又說回來,一旦龍沉于地表,相對的能量也就沒有那么大了。

葬書有云:葬者,藏也,乘生氣也

簡單講就是要將先人的墳墓修建在藏風聚氣的位置。

想要藏風聚氣,就必須要有靠山和水源,否則就是“氣乘風則散了”。

這也真是應了六十四卦中乾卦的初九爻:“潛龍勿用”。

潛龍勿用,本身是講“一件事物或一個人,時機不到并不成熟,不要輕舉妄動、應該多保存實力,靜觀其變之意。”

在風水中則表示:山勢由強轉弱,銳氣已藏,勿用(不可用)之象

其實文王六十四卦與天(星象)、地(風水)、人(命里)三才相通,只是知道的人少之又少…..

不多時,我們已經來到了大劉家的祖墳,張氏下葬的位置。

下過雨的農田更是難走,幾次差點摔倒,鞋子和褲子上已經沾滿了泥土。

大劉家的祖墳地處村子的最西頭,地勢較為低洼,旁邊地面有幾處還匯集著一小坑沒有滲透完的雨水。

我連忙走了過去,仔細的觀察起來。

拿出羅盤定了方向,乾山巽向(坐西北向東南)從上到下一共三座

大劉家的人丁稀薄,葬墓排列雖然簡單,但也應該是受過高人指點。

一、此墓朝向寓意為:此秋雖多事,泰來暖花開

意思是說,雖然我們的家族目前不是很好,但是我們的后人一定豐衣足食,否極泰來。

二、分金定向精準,左不兼辰、右不兼巳。

三、此葬法很像阿拉伯數字“1”,最上邊是大劉的祖爺祖奶、中間是大劉的爺爺奶奶、最下邊的是大劉的爸爸。

這種葬法又稱“步步蹬高”,祖爺爺腳下是他爺爺的頭,爺爺腳下是他爸爸的頭,就是一個蹬一個,蹬向東邊地勢較高的方向,也是象征子孫后代越來越好、越來越發達的意思。

這個葬法當年是非常受那些家里男丁比較少的達官、財主家族青睞的…

“秦老師,你看”!

我還在想著什么,突然被大劉叫的回過神來。

順著他的手指,我看到了中間的那座墳果然出現了一個大洞。

我用袖口捂住了口鼻(防止吸入墓穴里的腐氣),走了過去。

墓中的棺材半掩著(有些地方的風俗棺材蓋是不打釘子的),足夠一個人鉆進鉆出的。

我仔細觀察著墓洞周邊所有的情況,生怕漏掉任何一個細節。

大概過了半個時辰,一個聲音傳來:“不火化?我倒要看看一個黃毛小子,怎么對付這白毛旱魃”!

我回過頭來,說話的正是人群里那五十多歲的男人。

我并沒有理會,直接對一臉緊張盯著我的大劉笑了笑,“時候不早了,一會還要請大家幫奶奶入殮呢!”

“入殮?這……”大劉瞪大眼睛一連茫然的問。

“對!我已經知道抓僵尸的辦法了,不用火化,不過我可能要在你家住上幾天了!”

我加重了語氣。

午飯都沒來得及吃,我就帶著大家一起把張氏再一次的安葬了。

不過這一次我們的速度很快,我既沒有充當“歌神”,也沒有讓大劉做我的粉絲。

因為在他心里,我早已經是他的偶像了(哈哈)。

完事以后,大劉帶著我們到村子里最好吃的一家館子大吃了一頓(現場的人基本都去了,只少了那五十多歲的中年男人)。

館子不大,做飯的就是店里的男老板,他做了幾個拿手的好菜:紅燒肉燒板栗、柴雞燉蘑菇、香蔥柴雞蛋、紅燜羊肉…在大劉的邀請下,我陪他喝了兩杯。

喝完酒的他,話也多了起來,飯也沒少吃。

看來他今天真的“輕松”了…

【抓僵尸】

是夜,我看了看表,已經是23點多了,大劉睡下兩個多小時了。

我倆有約在前,為了不打草驚蛇,查出真相,我白天休息,晚上必須獨自值班。

開始大劉還不肯,在我連哄帶嚇唬,也就答應了。

這一夜,大劉翻來覆去,躺到后半夜竟然說打死也睡不著了,還親自下廚做了一大盆熱湯面。

正好我也餓了,就由他去弄吧。

你別說,這熱湯面讓他做的有滋有味的,蔥花嗆得鍋,面里邊放的火腿片、蝦皮、最后還窩了兩個荷包蛋。

真香啊,大劉把“干貨”全撈給了我,我一連吃了兩大碗,湯都沒剩。

這時候的大劉還在埋頭苦吃,酒足飯飽的我,看了看我對面這個八尺多高的漢子,踏實肯干、自力更生、謙和憨厚、命運多舛,我的眼睛竟然有點濕潤了……眨眼間,天亮了。

來到院子,平安無事….

第二天,吃過晚飯,我倆一直侃大山。

此時的我就是個“超級演說家”,天南地北、古今中外。

而他,就像是一個半大的孩子,聽得津津有味手舞足蹈…直到我一連打了幾個哈欠,才發現已經一點多了。

我連忙催他去休息,他才戀戀不舍,意猶未盡的趴在了床上。

這一夜,除了大劉胡亂的說了幾句夢話,平靜的很。

第三夜,吃完晚飯沒有多久,我就把滿臉寫著“不高興”的大劉推到了床上,并囑咐他早點休息。

雖然他還想聽我的傳奇經歷,但是,我深知,今天晚上對我,及其的重要….

時間一點點的過去,我望著靜悄悄、黑乎乎的院子,再看看一陣陣鼾聲傳來的大劉,一切在平常不過了。

有些時候,等待是最無聊的事情,感覺渾身都不自在,一小時…兩小時…天,又亮了……

這到底是怎么了?哪個環節出了問題?我一直對自己的判斷非常的自信。

三天了,三天竟然什么也沒有發生!

我百思不得其解,我不斷的回憶著所有的細節,難道是我錯了?不可能,答案就在眼前。

我要堅持下去,必須堅持下去!

第四夜,我情緒有些焦躁,吃完晚飯不多會就催促大劉趕緊上床睡覺。

大劉雖然實誠,但是不傻,他看出我有些情緒,也就乖乖的去睡了。

要說大劉,心里要沒啥事的話,睡眠質量還真好,這剛躺下不多時,就傳來了“排山倒海”之聲,忽高忽低、忽長忽短,節奏感極強…

我還在細想著每一處的環節,究竟遺漏了哪里….想著想著時間又過了大半,腦子也開始發沉起來。

“轟隆隆”一陣雷聲傳來,把我從瞌睡中驚醒。

我晃了晃腦袋,朝院子望去,夜,還是平靜如初。

再看看大劉,鼾聲不斷,這樣都吵不醒……突然,大劉直挺挺的坐了起來!他面無表情的睜著眼睛,目光呆滯,直勾勾的看著前方。

“轟隆”又是一個炸雷!

十幾秒鐘后,大劉就像是一個沒有了靈魂的軀殼,開始機械般的穿衣穿鞋,完全忽略了我的存在….我的心也開始緊張急促的跳動起來,我壓住自己的呼吸,暗想著“終于來了”!……

此時的大劉如同行尸走肉一般,拿起院子里的鐵锨,搖晃的走出了院子…..我大氣都不敢出,一路尾隨著他…..向…墓地走去…..詭異至極…..

該來的一切都會來,也正如我所期盼,答案將至…..雨,星星點點的灑落著。

大劉放下鐵锨,在張氏墳前不由自主的搖晃著身子,也許是對張氏的思念,也許是一種精神上的寄托….一切都不重要了…..我快速走到大劉的身邊,拿出早已準備好的濃縮二氯苯(一種化學劑,氣味刺鼻可以迅速醒腦,大量吸食有毒),放到大劉的鼻孔下。

不多時,大劉漸漸有了意識,眼睛也有了神情。

只見,他眨了眨眼睛,恍惚的側過頭來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墓地,吭也沒吭一聲就倒下了…

【靈異真相】

大劉再醒過來的時間是第二天的中午了,他緩緩睜開了眼睛,發現我在旁邊。

他的嘴唇微微的顫抖著剛想說些什么,我連忙打斷他,我笑了笑,示意他不要說話。

寫到這里,相信大部分讀者也知道發生什么了,那就再聽一遍我對大劉的闡述吧:

那天我趕到了事發現場,首先對張氏做了一個比較詳細的外觀尸檢(之前已經做過闡述),發現張氏種種特征,確實死于腦出血癥狀,并非“橫死”。二、張氏皮膚上邊并非是從體內長出的白毛,而是一種霉菌(就像家里的剩菜剩飯放久了,長毛了)。

原因是張氏家族墓穴地勢比較偏低,容易積累大量雨水,而且土內含有硅鋁酸鹽(黏土)比較多,造成滲水性能較差,墓穴過于潮濕

三、我仔細檢查過張氏的指甲和鞋底,都是非常的整潔

如果她是從墓里爬出來的,那就避免不了撥開泥土,指甲里肯定會存有土屑。

而且當天凌晨還下過雨,鞋底怎么會這么干凈如新?

反而是大劉的鞋底和褲管上面沾滿了泥土(所以當時我問過大劉是否出過門)。

四、可能有的朋友會問,那為什么張氏的指甲會變長了呢?

其實這個也是一種常見的生理現象

人在死亡之后,雖然大腦和心臟停止了跳動,但是身上的細胞和代謝并不會馬上停止,還是會照常的運行,在經過一段時間后才會停止,除非你把他急速冷凍。

五、我們去了墓地,我發現張氏的墓穴四周有很多腳印,和大劉的鞋子尺寸非常吻合。

  



全國免費熱線
400-049-8099
20选5开奖走势图